仲媛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仲媛小說 > 都市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57章 你不讓人欺我,我也定不會讓人辱你!

-

“恩。隻要你不再提和離,你要什麼本王都給你。”

以前,這些話慕宴琅是不會說的這樣的話,不隻是他天生不善表達的性格原因,更因為說出來隻會得到葉雲洛的冷眼嘲諷和難以入耳的辱罵。

可今日,葉雲洛對慕齊的態度,讓他做的那些事。

讓慕宴琅有些相信,葉雲洛真的有了改變。

她或許是真的想,好好和他過日子。

葉雲洛冇有說話,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像是變相表白的話,讓她的心跳有些加速。

更何況,此時慕宴琅那雙炯炯有神的眸子,正無比嚴肅認真的望著她,等著她的回答。

“其實,我冇什麼想要的。”

兩個多月前,剛穿越而來,頂替葉雲洛成為他的妻,她想要就隻是和他就這樣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

慕宴琅聽到這話,眼底閃過了一道暗芒,不再說話。

他知道,她覺得他給不起她什麼。

又或者,真的不稀罕他給的。

或許,又是他自作多情,她還是想著要和離。

葉雲洛不知,慕宴琅此時的心思,還以為他是不好意思。

兩人正在這兒相顧無言的時候,那位領舞的禮部侍郎家的嫡女,已經被賜婚給了一位王爺為側妃。

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節目也相繼上演。

不知道結束了幾個表演,還各自神遊天外的葉雲洛和慕宴琅,就被一人挑釁的回了神。

就見一名身著皮草的身材健壯,麵容粗獷的年輕男子。

站在舞台上大聲道,“南慕皇帝,聽聞你朝有位琅王,運籌帷幄,天生神力。在一年前與西魏國的戰爭中,更是以一敵百,有萬夫莫敵之勇。不知本太子可有榮幸,請這位琅王上來比試一番?”

“五弟,既然北漠太子盛情相邀,你不如上台一敘,與他切磋切磋吧。”

皇上對慕宴琅的武功是很有信心的,聞言望著慕宴琅,笑道。

外人不知的是,這次宮宴,不隻是為了迎接太後。

更為前些時日從北漠來訪的北漠太子和公主。

慕宴琅還未有所反應,葉雲洛一聽這話,立即站了起來。

“不行!”

慕宴琅身上還有傷,還是極為嚴重的致命傷,台上那人一看就是個武功不弱的,這要是捱上一拳,那還了得?

“五弟妹,你這是做何?”

葉雲洛突然站起來,駁了皇上的麵子,讓皇上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皇兄,既然北漠太子相邀,臣弟自然不會拒絕。”慕宴琅怕葉雲洛鬨事,站起身,就摟住了她的腰,在她的耳畔冷聲道,“你好好待著,本王有分寸。”

“慕宴琅!”

葉雲洛還想阻止,慕宴琅就已經一個閃身躍上了舞台。

“好,不愧是傳說中的琅王!”

北漠太子見在場的人,全都上了他的軍師故意設下的陷阱的當,哈哈大笑道,“今日是個好日子,動刀動槍的不合適。本太子對你們國家的文化很有興趣。琅王,不如我們就比比寫詩作畫?”

北漠太子這話一出,全場靜默。

除了葉雲洛是鬆了口氣,其他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南慕國何人不知何人不曉,慕宴琅是個山野村夫,大字不識一個。

這還寫詩作畫呢,這不擺明瞭就是想藉機下他們南慕國的臉麵嗎酢?

葉雲洛在鬆了口氣的同時,聽到這比試的項目,瞬間就想到了慕宴琅那慘不忍睹的字。

這兩年多來,冇人給慕宴琅安排教書先生,慕宴琅也冇有銀子去請,慕宴琅更不想被葉雲洛嘲笑。

因此,他會寫的那些字,都是他自己練出來的,偏偏兩年裡,他打仗就打了一年多,練字的時間加起來都冇有半年,能學會寫字都已經是日夜苦練的結果,自然這其中還有司徒城的功勞。

“怎麼?莫非琅王看不起本太子?”北漠太子語帶不滿道,“本太子學習你們南慕國文化已有十餘載時間,莫非還不配當你琅王的對手?”

北漠太子這麼一說,就將剛想說話的皇上的話都給堵了回去。

皇上若是說,慕宴琅不識字,這不是讓北漠笑話?

可這比,肯定是不能比的。

他看著北漠太子的眼神突然多了一絲狠戾,此人定是打聽過慕宴琅不識字的事,故意來打他們的臉的。

坐在台上的皇上的臉色不好,坐在台下的葉雲洛的臉色更不好。

這國家的臉麵和她無關,但是當著她的麵,如此欺負她的男人,就是不行!

“北漠太子說對了,你還真不配當本妃夫君的對手!”

就在現場氣氛僵持不下的時候,葉雲洛緩緩站起身子,一步步朝舞台上走去。

這北漠太子既然都敢如此囂張的跑來挑釁了,她還給他什麼麵子。

眾人聽到這話,全都詫異的朝葉雲洛那兒望了過去。

就連北漠太子都臉色難看的朝葉雲洛看了過去。

第一眼,眼底就閃過了一絲驚豔,“你是何人?”

“雲洛,彆胡鬨!”

慕宴琅一見葉雲洛居然走了上來,上前就向拉著她走。

誰知,葉雲洛隻是站在原地看著他,她眼底的認真和執著,是他從未見過的。

葉雲洛靠近慕宴琅,在他耳邊隻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讓慕宴琅頓在原地,忘了所有的動作。

她說:你不讓人欺我,我也定不會讓人辱你!

“我,叫葉雲洛!是他,慕宴琅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說,我是何人?”葉雲洛冇有給北漠太子接話的時間,繼續道,“北漠太子,實不相瞞,本妃的夫君當真不是誰都能挑戰的!”

“要知道這世上不如他的男人那麼多,要誰都跑來要求和他比試一番,那他豈不累死?”

“因此,本妃給所有上門挑戰的人都寫了三幅對子,隻有對上這對子的,纔有資格同本妃夫君比試才學。”

“想當年,本妃夫君可就是對上了本妃的五幅對子,纔將本妃娶回去的。”

“正好,本妃也藉此機會,澄清一些事實。本妃知道,民間有傳言,說本妃纏著齊王,可本妃當真是無辜。明明是他對本妃糾纏不休,還放出那樣的話,來羞辱本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